三次上市折戟:“漩涡”中的亚朵

更新时间:2021-08-20 17:37:40作者:地摊网

此前亚朵提交的文件显示,本次上市亚朵计划发行1974.47万股美国存托股票,募集资金约在3.07亿美元~3.52亿美元之间,上市日期为7月1日。

就在预定上市日期前夕,亚朵集团投资者接到了这样一条通知:尊敬的客户,接到公司通知,上市时间待定,目前可支持撤销认购。

资金压力大、现金流吃紧、打造酒店IP文化,却难以给到用户良好的消费体验,一系列的问题困扰着亚朵。

资产负债率明显畸高反映了亚朵自身面临的问题,2019年、2020年、2021年一季度,亚朵的负债率分别为67.96%、71.5%、72.85%,酒店行业A股上市公司约为50%。

作为一家处于行业第二梯队的酒店酒店,亚朵是一个样本,一边是自身问题,一边是巨头构筑的行业天花板,现实中的亚朵面临双重困境。

三次上市失败:王海军的理想与现实

亚朵酒店创始人王海军曾这样感慨:一个时代需要一个时代的品牌和企业。

王海军说酒店不应该只是睡觉的地方,可以有更多内容。王海军还为自己取了一个颇为好听的花名——耶律胤。

在他的带领下,亚朵将“差异化定位中高端市场、满足住宿需求的同时注重体验感”定为自己的发展目标。

成立于2013年的亚朵酒店,在华住、锦江、首旅三足鼎立的格局下,写出了不一样的故事开端。

亚朵率先提出“生活方式品牌”的概念,为整个酒店行业提供了一个“始于酒店、不止于酒店”的未来发展思路。

这也使得亚朵成为了一匹黑马,与网易云音乐合作的主题酒店,让亚朵被业内外广为知晓。

三次上市折戟:“漩涡”中的亚朵

2017年,王海军表示,亚朵酒店在这一年毛利率高达65%,非客房收入达到20%,这些收入主要源于购物、金融、旅游线路的运营营销等等。

数据显示,截止到2020年底,按客房数量统计,亚朵是中国最大的中高端连锁酒店。一旦敲开资本市场的大门,亚朵有望成为“中国新住宿经济第一股”。

亚朵的成长很顺利,融资方面也颇受资本青睐:2012年12月,亚朵成立之初得到了德晖资本1600万美元的A轮融资;随后亚朵集团在2015、2016先后完成了B轮、C轮融资,投资方为去哪儿以及君联资本,三轮融资共计9.4亿人民币。

在这之后,亚朵有了上市计划,但事不遂人愿,亚朵三次上市统统折戟。

2017年,亚朵商业管理集团董事周宏斌公开表示,亚朵已经有了明确的上市计划,希望三年时间能在A股完成上市。

2019年6月,亚朵聘请中信建投证券为其进行上市辅导;2020年,三年之期已到之际,亚朵却公告称公司将根据实际情况对原有发行上市计划进行调整,与中信建投友好协商之后决定终止上市辅导工作。

不久后,亚朵集团选择中金公司担任上市辅导机构,依然拟申请首次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(A股)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,并预计于2020年4月份之后申请辅导验收,随后杳无音信。

2021年4月,两次冲击A股失败的亚朵集团,在美国公开招股,并于6月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上市招股书,计划挂牌纳斯达克,股票拟代码为“ATAT”。

6月30日,撤销认购消息传出,亚朵第三次敲钟失败。从A股转到美股,有经济学家认为是亚朵的财务指标或股权架构无法满足A股上市要求。

业内人士透露:目前亚朵的资金陷入紧张局面,若无法成功上市,难以给投资人交代。相对而言,美股对公司的财务指标要求较为宽松,对资本架构没有强制性的要求和规定。

即便如此,亚朵还是没能在美股成功上市,因为它还面临着财务情况不佳、IP增长乏力等诸多问题。

成败皆IP:高负债阴影里的“新住宿第一股”

按照经营模式,酒店一般可划分为直营和加盟两种。前者通过自有或租赁物业,从房费、餐饮等业务中赚取收入;后者分为特许经营以及管理加盟两种,特许经营授权品牌、商标等,管理加盟则会派驻管理团队把控经营质量。

亚朵酒店主要采用管理加盟模式,招股书显示,亚朵集团的收入主要源于三部分:管理加盟酒店收入、租赁酒店收入、零售业务收入及其他。

其中管理加盟酒店收入占据比重最大,招股书显示,2019及2020年,这部分收入分别为8.4亿元和9.26亿元,占据总营收比重为53.6%和59.1%。亚朵旗下的管理加盟酒店数量,由2019年的391家增长37.1%至2020年的537家。

受疫情影响,三块收入当中,租赁酒店收入是唯一下滑的一项业务,2020年收入为4.96亿元,相较于2019年的6.15亿元下降19%;租赁酒店整体入住率由2019年的83%下降至2020年的67.7%;每间可售房收入(RePAR)方面,亚朵酒店从2019年的463.7元跌到了2020年的334.1元,下滑幅度为28%。

2020年,由于疫情的出现,国内大部分酒店都遭遇了营收和利润双双下滑。其中重资产投资或者租赁占比较高的酒店集团亏损惨重,华住集团2020年净利润同比下降224%;锦江酒店净利润同比下降89.9%;首旅如家净利润同比下降146%。

相对而言,亚朵酒店净利润由2019年的6083万下滑至2020年的3782万,同比下降37.8%,这样的成绩还可以。

三次上市折戟:“漩涡”中的亚朵

这要得益于亚朵的产品结构。招股书显示,截至2020年底,亚朵酒店数量总计570家,其中直营、租赁酒店共33家,占比仅为5.8%。相比之下,华住集团的直营店占比为11.1%,首旅如家为23%,锦江集团为9.93%。

但这样的成绩掩盖不了业绩方面的问题,亚朵在负债率、流动资产等方面都面临着困境。

2019、2020以及2021年Q1亚朵集团负债率分别为67.96%、71.5%、72.85%,持续走高,同行业的首旅酒店资产负债率在50%左右。

2019以及2020年,亚朵集团流动资产分别为9.63亿元和11.7亿元。同期,流动负债达到6.77亿元和8.98亿元,这导致亚朵净流动资产较少,影响酒店的后续发展。

王海军将亚朵的商业模式描述为“酒店+人群+IP”,希望通过“引入更多的跨界IP,打造更高的知名度”。其官网的品牌框架中,跨界合作伙伴包括网易云音乐、网易严选、虎扑等热门IP。

这些年来,随着用户需求的不断改变,亚朵的IP增长开始逐渐乏力。

一方面,IP在酒店行业逐渐兴起,亚朵已不再占据优势;另一方面,IP自身存在着过气或者暴雷的风险,亚朵的IP合作KPI是以数量计算,IP质量以及后续维护很难得到保证。

杭州的网易严选酒店,其客房平均价格在800元以上,这样的房价在性价比方面没有优势可言,消费者可以以同样的价格选择更高端的酒店。

此外,亚朵酒店需要依靠IP打造差异化体验,这使得酒店模式难以规模化复制,投资成本不可控。

对于酒店企业而言,无论推出什么样的概念,最终的结果是要论证这样的概念是否具有复制的可能性,若不具有,这或许会成为商业模式上的弱点。

夹缝求生:第二梯队酒店上市困难竞争加剧

亚朵酒店的三次上市失败,是第二梯队酒店上市情况的缩影。

东呈、君亭、亚朵的上市之路走的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,对于第二梯队酒店而言,想要通过上市来打破锦江、华住等第一梯队酒店构筑的行业天花板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相比第一梯队酒店十多年前接连上市的顺遂,第二梯队酒店在今天要面临非常严格的上市考验。

首先在审查方面,以君亭为例:君亭酒店于2017年进入上市辅导阶段,两年后进入IPO审核名单,直到2021年,创业板上市委2021年第11次审议会议结果公告显示:浙江君亭酒店管理股份有限公司(首发)获通过。

数据显示,2020年登陆美股的34家中国企业从首次递交招股书到成功上市平均耗时73.26天,相比之下酒店集团的上市周期,要以“年”为单位计算。

其次是品牌方面,很多第二梯队酒店的规模与品牌认知度不成正比,全球知名品牌价值咨询公司Brand Finance发布的《2020年全球酒店品牌价值50强》报告显示,中国上榜榜单的品牌仅有3个,分别是排名第6的香格里拉、排名26的锦江和排名第36的汉庭。

对于第二梯队酒店而言,消费者、投资者的品牌认知,是打动资本市场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。

行业认知方面,相比于其他新兴行业,酒店行业目前还无法收获太多,来自资本市场的热情。

第一梯队的华住集团,其上市的297港元发行价,远低于368港元的最高公开售价,同期赴港上市的农夫山泉却可以以1148.3 倍超额认购。

除了在资本市场遭遇的困境外,酒店行业内部竞争也在进一步加剧。

三次上市折戟:“漩涡”中的亚朵

2020年,锦江集团新增开业酒店892家,亚朵酒店为150家,不及前者。这说明龙头企业在行业内部仍然拥有较高地位、更多资源,新玩家想追赶甚至超越,短期内难以实现。

另一方面,诸多OTA平台如飞猪、美团等也开始进入酒店行业。携程在2008年投资成立了星程酒店,飞猪和美团于2018年相继上线菲住布渴以及美团优选,今年四月,同程艺龙宣布投资艺龙酒店管理公司…

尽管各大玩家的发展没有那么顺利,但他们入局的决心、自带流量的属性,都会对目前行业内的玩家形成冲击。

对于第二梯队的酒店而言,一方面要面临自身形象打造、商业运营方面的问题,另一方面还要面对愈发激烈的行业竞争。

加之疫情的影响,可以预见的是第二梯队酒店玩家的未来会更加困难,对于他们而言,无论上市与否,自己扩张的脚步必须加快。

为您推荐

在银行有778亿现金,从不担心负债率,她才是真正的中国地产女王

在银行有778亿现金,从不担心负债率,她才是真正的中国地产女王 推荐语:最近一段时间,恒大现巨额负债的消息闹得沸沸扬扬,受此影响,恒大旗下正在建设的不少楼盘都传出了被迫停工的消息,令人唏嘘不已。

2021-09-26 11:10

恒大怎么了?作为房地产一哥,为何会陷入债务危机?

近期,作为国内房企标杆的恒大,已经站在了风口浪尖,逐步暴露的债务危机,已经让普通人不寒而栗。两万亿的债务,是什么概念?全国年GDP的2%,一年半的全国军费开支总和,恒大真的玩大了。

2021-09-26 11:01

“买菜+买花”,生鲜电商要做最大搅局者?

在线上鲜花赛道,一出“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”的好戏已经演至高潮。 谁能想到,各大垂直鲜花电商在这几年间花钱费力,好不容易才完成了部分定向人群的“鲜花日常购”目标,却被后入场的生鲜电商们用“白菜价”鲜花摘了桃子——据报道,某生鲜平台的鲜花日平均销量已达20万支。

2021-09-26 09:44

家庭办厂,现在有哪些项目投入少、收益高,比较适合农村创业的?

谈到家庭办厂项目,这方面确实有许多,但并不是适合所有人,而是要和自身条件以及资源相匹配,不能盲目。回答这个粉丝的问题,家庭办厂,现在有哪些项目投入少、收益高,比较适合农村创业的?

2021-09-25 10:08

年轻消费者渐成消费信贷主力军,还呗积极助力更多奋斗之路

投资、出口和消费被称之为拉动经济增长的“三驾马车”,对国内而言,在双循环格局下,拉动内需无疑成为经济增长的重要发力点。与此同时,随着消费升级的不断推进,

2021-09-25 09:56

我43岁,不干记者卖保健品月入过万,但没对象成别人眼中的怪女人

这是【小人物·大职场】的第115期人物:一个在异地独自创业,经过10多年打拼月入过万,在43岁收获爱情的保健品直销从业者 年龄:43岁 职业:直销 坐标:济南 月入:1万+

2021-09-24 11:45